清白

日前參加一位朋友的婚禮,看見一個準備好的米籮,竟然觸動我的思緒。

用米籮,表示這個婚禮應該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結果,而不是「奉子成婚」的愴惶。

milo

傳統的婚禮中,新娘上轎時要用米籮遮蔭;如果有身孕,則不可用米籮而必須用雨傘。

雖說新娘用米籮遮蔭是源自於桃花女鬥周公的鄉野傳說,但是曾經聽說過親戚當中有人因為怕旁人笑話,婚禮時新娘雖已有孕在身,仍執意用米籮,結果後來新娘竟然流產。

如果這只是偶然發生的一起意外,那麼在觀念不若今日開放的以前,必定會有人心存僥倖如法泡製,事實上並不常見,可見得這不是巧合。

台灣北部的習俗略為不同:一概以雨傘遮蔭。這麼一來,除非新娘的腹部隆起,否則大家不會知道這對新人有沒有「先上車後補票」,所以比較好混。

我記得很清楚,在二十年前,大約1985年的時候,一個同學的姊姊因為懷孕了,所以要馬上嫁給孩子的父親。這個女生的父親聞訊之後,第一個反應就是抄起火鉗要打死這個「丟盡全家人臉」的女兒。

最後命案當然沒有發生,但為了不想讓婚禮太難看,遂決定讓女兒將孩子生下,再穿結婚禮服。所以拿雨傘的場面沒有出現,但有沒有拿米籮,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

時至今日,先「有」後婚已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事,甚至在許多演藝人員的帶頭不良示範下,變成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了。

對於性觀念的日漸開放,到底算是進化,還是退化?當人類更加順從肉體與內心的索求,反過來抗拒禮教的束縛,這是更加文明,還是無知?

古早以前的中國婚禮,除了米籮,還要特別準備一條白絹用在洞房之夜。隔日新郎會向眾人展示白絹上的血跡,以彰新娘的清白。

古老的年代,人們對於人體的知識沒有現在這麼充足,很可能會因為這白絹上沒有血而誤會新娘,造成悲劇。以下的情節,就有可能發生:

洞房花燭夜,新娘突然輕輕喚住正準備吹熄燭火的新郎到身邊。

新郎挨著新娘坐下,不知所以的看著新娘,只見新娘拿出一個不知原先藏在哪的精緻小袋,謹慎仔細的慢慢打開,露出來的是一段很明顯經過人為仔細鋸下的一小截木頭。

新娘對著一頭霧水的新郎說:「你仔細看看,上面有血跡…」,欲語還羞,說著扭過頭去,迴避新郎的目光。

新郎定睛一看,果然木頭上有乾涸的、呈現深棕色的、不規則的斑斑痕跡。

新娘低著頭,接著幽幽的說:「小時候人家不懂事,跟著其他小孩拿家裡的鋤頭柄玩騎馬打仗的遊戲…,這就是那支鋤頭柄的一段。我珍藏了這麼多年,今日終得見於君。這個,可以證明我的清白。」

3 關於 “清白” 的評論

  1. 時代在進步,那段謎樣的木頭也早已進化為腳踏車。
    看了這篇才曉得「米籮」還有這麼一段小故事阿!長知識了。

  2. 唉!古早時候ㄉ女人活得真辛苦啊!
    現在潔身自愛ㄉ女人還得被嘲笑是沒行情ㄉ老處女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