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之難

《廣群芳譜‧茶譜》引《指月錄》載道:
有僧到趙州從諗禪師處,師問:新近曾到此間麼?
曰:曾到。
師曰:喫茶去。
又問僧,僧曰:不曾到。
師曰:喫茶去。
後院主問曰:為甚麼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喫茶去?
師召院主,院主應喏,師曰:喫茶去。

唐代趙州觀音院的從諗禪師問新到學僧:來過這兒嗎?
答曰:曾到過。
禪師曰:吃茶去。
又問另一新到學僧,僧曰:不曾來過。
禪師曰:吃茶去。
後來院主就問:為什麼曾到也說吃茶去,不曾到也說吃茶去?
禪師就叫了院主一聲,院主也回應了。
禪師曰:吃茶去。


《六祖壇經》載道:
一日思惟:時當弘法,不可終遯。逐出至廣州法性寺;值印宗法師講涅槃經。
時有風吹旛動,一僧曰:風動,一僧曰:旛動,議論不已。
惠能進曰:不是風動,不是旛動,仁者心動。一眾駭然。

六祖惠能得到五祖弘忍的「衣」、「法」,引來神秀 (禪宗五祖弘忍大弟子,禪宗北宗創立者) 的追殺,藏身於獵人隊伍中隱姓埋名十幾年。
直到某日,他覺得時機到了該弘法,不可以再躲起來,於是就去到廣州法性寺。
當時印宗法師在傳法,講解涅槃經,講經講到一半,有風吹動了旗幡。有個僧人就說了:「是風在動」。另一位僧人看法不同,就說:「是旗幡在動!」於是兩派人馬就在這問題上吵個半死。
惠能這時就說了:「既不是風動,也不是旗幡動,是你們的心在動。」眾人一聽他這麼講,都給嚇傻了。


禪宗講的是「機鋒語」,是「見地高低」,悟性高者,隨即得道。

「吃茶去」是從諗禪師的機鋒語,據說僧徒們往往通過這些平常的語言就能達到「悟道」的目的。有些人的口頭「禪」是xx娘,一日數聞,卻甚少有人因此悟道,顯見我們常人即令機鋒語當前,亦不敵天性之駑頓。

而風動、旛動、仁者心動,則分別代表不同的見地高低。但是真正顯示出惠能高人一等的見地是一個最為有名的故事:

《六祖壇經》所載神秀偈頌「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有塵埃」;而惠能一偈則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佛性常清淨,何處有塵埃」。

禪宗五祖弘忍,就是因為惠能賦此偈頌,故將「衣」、「法」傳授於他。

雖說禪的特性,是大自在、毫無壓力的幽默感,有些無頭公案確實也令人捧腹,但是惠能這有名的見地,讓惠能成為中土禪門的六祖,也同時搞到神秀來追殺,差點讓他連命都沒了,不知道當時他笑不笑得出來呢?

1 關於 “禪之難” 的評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