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牙珍的科學實驗

暴牙珍舉起兩個實驗室用的燒杯在面前,展示給眾人看。

透過透明的玻璃,暴牙珍的臉有些微的扭曲而看不清楚五官,原本暴出的門牙反而更加顯眼。

用實驗室用的玻璃燒杯來做展示,是暴牙珍的靈感。她也為自己能有這樣的念頭深感得意。因為大多數人對於在實驗室才能看到的器材,有著高深莫測的神秘感,也同時能讓人有科學實驗的說服力。透過燒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扭曲的緣故,暴牙珍職業性的、自認為的親切笑容,看來有著愚弄眾人的猙獰。躲在近視眼鏡後的瞇瞇眼,此刻因為上揚嘴角牽動臉頰的推擠,又顯得更小了。

從瞇成一條縫的眼睛中,暴牙珍還是能清楚的看著每一個鄉下人的表情。

「來,大家看清楚,不是我阿珍在亂講,用科學方法實驗,可以證明我賣的東西有效!」

暴牙珍熟練的在兩個實驗室用的燒杯分別注入半杯的清水,又抓來一瓶被油污黏膩沾染的原本透明,此刻卻不怎麼透明的玻璃瓶來,傾斜瓶身,瓶內濃稠的液體緩緩的順著瓶身流下,滴了幾滴在燒杯內。

暴牙珍小心地控制著,不讓過多的麻油流入燒杯中。隨著麻油的滴落,空氣中傳來令人挑動食欲的麻油香氣。

麻油滴入燒杯的水中,浮在水面上,閃爍著粼粼的油光,原本可以增加食物光澤,引人食欲的麻油,此刻的油光反而讓清水出現了混濁,讓人打從心底厭惡。

暴牙珍煞有介事從隨身的包包中,拿出用塑膠瓶裝著的膠囊,再一次展示給眾人看。

「這是本公司研發的卵磷脂,可以去除你體內的油,小姐太太吃了,不只可以減肥,還可以讓你該大的大,該瘦的瘦,該凸的凸,該凹的凹,先生吃了,可以消除應酬過多的油膩,保護你的心血管,不會中風,不會心肌梗塞!」

語罷,打開一顆膠囊,將其中的粉末倒入其中一個燒杯。粉末在水中化開,讓水更加混濁,黃濁色的水看起來就像是混入污泥。暴牙珍並不擔心這樣的混濁會讓眾人反感,又小心翼翼的從包包中拿出兩隻實驗室用的玻璃棒,分別插入兩只燒杯中。

暴牙珍熟練的攪拌兩個燒杯,玻璃攪拌棒在液體中輕輕的撞擊同為玻璃的燒杯壁,發出有節奏的清脆聲響。

「看,沒有加我們卵磷脂的這一杯,油還是一大片的浮在水面,加了卵磷脂的這一杯,油變的小小的,還有溶在水裡的。這證明什麼?吃了我們的產品,可以幫你把身體的油分解成小小的,然後排出來!」說著同時又高舉那一杯加了粉末、黃濁不堪的液體,既像是欲給眾人看分明,又像是得勝者高傲的展示勝利的果實。

眾人目睹這一切,沈靜了下來,紛紛張大眼睛,像是好奇的爭睹難得一見的奇景,又像是想看穿其中的騙局一般的專注,個個伸長了頸子,用力突出下顎,以這樣忘情又難看的姿勢看著暴牙珍手上的燒杯。儘管人人半信半疑,又懾於實驗器材的權威,所以都噤聲不語,不敢妄加評論。

暴牙珍暗自得意。看來用燒杯跟攪拌棒的策略是成功的。像那些賣什麼「愛你身體好」的,就是用土方法,先找一大群老人發贈品,再費盡唇舌推銷。用科學實驗做推銷,讓暴牙珍有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暴牙珍冷眼看著這些鄉下人,默默盤算包包中的存貨,希望這一場表演,是今天最後一場。今天的銷售量如果完成,這個月的業績就達成了。不用再跟這些皮膚黝黑、熱情親切得令人困擾的鄉下人陪笑臉,還要努力掩飾心中的輕蔑。

暴牙珍對自己的燒杯表演深具信心。信心的來源不是因為一場又一場成功的表演,而是在一次對某個醫生推銷時的實驗。

醫生很忙,沒什麼時間也沒什麼耐心聽一個推銷員長篇大論。苦讀出身的醫生,加上社會觀感的加持,使得醫生的自我意識高人一等,對於學歷不相等的非專業人士,有著根深柢固的偏見,所以暴牙珍很清楚她會有什麼樣的遭遇。

儘管如此,暴牙珍也沒有放棄對於醫生的推銷,因為醫生本身就是最好的說服力,只要醫生聽她的,就等於所有患者都聽她的了,一定會購買她的產品。

這是不知道第幾次來拜訪這個醫生了。

醫生這個行業,自己開了業之後,就是診所的老闆了,但是醫學院只教這些醫生怎麼治病,沒教怎麼經營,所以診所生意的好壞,跟醫術沒有絕對的關係。生意好的,沒時間理會暴牙珍,生意不好的,東西又賣不出去。幾次的經驗下來,暴牙珍還是決定只跟生意好的診所打交道。

奇蹟似的,今天診所只有一個病患。暴牙珍循例在候診室等待,無聊的看起過期雜誌,眼角瞥見病患離去的身影,趕緊收起雜誌,等待醫生的叫喚。果然,負責掛號的小護士用嬌嫩的嗓音,職業性的、冷冰冰的請暴牙珍會見醫生。

暴牙珍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小護士。小護士長的嬌小甜美,但是職業的特性造成冰冷的性格,暴牙珍搞不懂為什麼這麼多男人會對護士服有遐想,也許小護士下班後熱情如火吧?在胡思亂想間,來到醫生的桌前了。自行開業的壓力,讓醫生學會了微笑,但是這種不是發自內心的微笑,反而有一種獵物上門的得意。

「我只有五分鐘。」醫生收起了原本只保留給上門病患的微笑,嚴肅的對暴牙珍說。暴牙珍看了一眼負責掛號的小護士,小護士正在專注著翻弄自己新買的LV小包包,診所沒有請藥劑師,而負責調藥劑的護士不見人影,心中雖然質疑醫生的忙碌藉口,卻也不敢說出口,趕緊拿出商品對醫生開始說明。

「我們這個納豆,對清除血栓,有很好的效果,用過的客人都很滿意,很多人都會長期服用,可以預防腦中風、心血管相關疾病。像醫生這麼忙碌,也可以用來自我保養,而且我們給醫生的折扣,一定會讓醫生滿意……」像是背好的劇本一般,暴牙珍努力的說出不知反覆演練多少次的說詞。

不待暴牙珍說完,醫生扶扶了扶他的金框眼鏡,幾乎是用瞪的方式盯著暴牙珍看,問道:「有相關臨床數據嗎?這是食品,你們每一批的成品是否劑量相同,效果一致?激酶的含量有多少?」

暴牙珍雖然有點窘迫,但是突出的門牙讓暴牙珍即使在面無表情時,看起來也像在笑,此時在醫生看來反而有著從容不迫的自在。暴牙珍突然發現,醫生有著一雙好看的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加上柔順的雙眼皮,配上濃密的眉毛,如果載上口罩,遮住因為過寬的鼻翼造成太大的鼻子,應該會讓不少女性的病患迷惑。但是深度的近視鏡片,讓原本不算小的眼睛變小,當醫生不笑時,小小的眼睛會讓人有奸邪的恐懼。暴牙珍差一點脫口而出:「醫生,你該戴隱形眼鏡。」但是今天是來推銷的,暴牙珍馬上想起來包包裡的貨,還有車上的貨。

一想到貨,暴牙珍眨了眨因為近視眼鏡更顯得更小的瞇瞇很,忍不住在心中咒罵老闆。當初每個業務員都極力要求老闆製造納豆產品來賣,老闆猶豫不決,一直到像味丹這樣的大工廠,還有一些大藥廠都生產出來,同時在市場鋪貨時,才趕緊生產來爭食這個小小的市場,又反過頭來逼所有業務員要賣出相當的量,弄的人人叫苦不迭。

「你說你們的激酶含量比別人高,效果比別人好,怎麼證明?」醫生又問了。暴牙珍雖然是唸食品科學的,但是畢業快要二十年了,當初唸的私校,這是一個沒有人聽過的科系,初考上之時,鄉下的阿爸鄙夷的說不知道吃這麼多年的食品,還要到學校念這麼多年,難道以後要去做罐頭?媽媽則是趕緊跳出來打圓場,說小孩子能唸,就讓她唸,學校這麼大間不會騙人。不知不覺間也混到畢業,這些年來渾渾噩噩,早就放下書本了,平時靠的是聽來的常識,唬唬新來的業務,面對凡事要數據的醫生,暴牙珍手足無措起來。

「搞什麼?一般的醫生只問問折扣利潤,看看成分標示明不明,是不是地下工廠做的,哪會問這些?要說懂?我們會比醫生懂嗎?今天真是見鬼了。」暴牙珍忍不住在心裡犯嘀咕。醫生沒有理會暴牙珍的尷尬笑容,像是準備好要抬槓般,雙手的手指交纏起來,抱住自己翹著二郎腿的膝蓋。

暴牙珍突然想起曾經聽研發部門的同事說過,日本方面的研究,是將納豆放在血液中,在顯微鏡下清楚看見溶解血栓的效果。暴牙珍就像是在黑暗中看見了一絲曙光,雖然模糊的不能確定,但還是下意識的說:「抽血出來測效果,看能不能溶解血栓就知道了。」醫生想了想,緩緩的點點頭,接下來就像是看一幕無聲電影,暴牙珍伸出手臂,挽起袖子,醫生喚來小護士,熟練的在自己的手臂上插入針,暗紅色的血緩緩流入試管中。醫生拿了幾顆納豆膠囊交給小護士,小護士拿著抽出來的血和醫生交付的膠囊,一扭一扭的輕快地走近後方的小房間。暴牙珍突然從愰神中醒來。抽血的粗大針頭,竟沒能讓暴牙珍回神,反而是小護士離去時輕盈的體態,讓暴牙珍回想起自己逝去的青春。暴牙珍眨了眨近視眼鏡後面的瞇瞇眼,有著幾分的迷離。

當醫生隨後進去小房間,復又回到座位時,手上多了一個培養皿,臉上有滿意的笑容,笑容中有著矜持,用與平日無異的嚴肅的語氣對暴牙珍下訂單。暴牙珍按著手臂上的棉花,壓住抽血的細微傷口,看著桌上培養皿的血,中間有一小撮黃色的粉末。暴牙珍的近視眼鏡不是顯微鏡,儘管用力瞇上原本就不大的眼睛,也看不出有什麼不同,但是醫生的決定,說明了他一定在顯微鏡下看到了什麼。

試管、培養皿,多麼冰冷嚴肅的器材呀!在日光燈下,幽幽的散發著權威的冷冽,暴牙珍低下頭,仿佛臣服在科學下的村姑。多年的業務經驗,馬上讓暴牙珍有起而仿效的念頭。

來到化學器材料行,面對一大堆玻璃器皿,暴牙珍失去了探索的興趣。她知道不可能再玩診所那套把戲,從小就怕流血的她,哪天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同意醫生抽血來驗。其實那天只是想說明日本的研究實例,沒想到醫生以為她要現場來個實驗。最近老闆要她賣卵磷脂,於是買了兩個她口中的玻璃杯,化學材料行老闆因為不願得罪客戶的習慣而以夢囈般的低聲糾正是燒杯的兩個杯子,又買了看來澄澈細緻的玻璃攪拌棒。

從生澀到熟練,暴牙珍一場一場的表演,說服了不少人掏出回袋裡的鈔票,買回滿滿的期待,就像是當年李小龍踢下「東亞病夫」匾那一幕般,彷彿只要踢下那塊令人屈辱的匾,一夕之間中國人就強大了;買了暴牙珍的產品,馬上就可以成為健康的人了。食品加工業加上了〝生物科技〞美麗的包裝,更讓人充滿了無盡的幻想。

暴牙珍放下手中的燒杯,打開放商品的包包,迅速的掏出帶來的商品,賣力的遞送到觀眾面前,在凜凜然不可欺的科學實驗的明證下,鄉下人用近乎虔誠的惶恐接下商品,再用義無反顧的堅定態度奉上鈔票。

「這要安怎吃?」「老大人要吃幾粒?」「先生不吃怎麼辦?」「胖這麼久了要吃幾瓶才有效?」擾擾嚷嚷的問題連串而來。

鄉下人近乎無知的發問,讓暴牙珍煩心不已,儘管在都市生活已久的暴牙珍自己也是出身於偏遠的鄉下。但比起都市人近乎冷酷的理性,暴牙珍又還是比較喜歡鄉下人。鄉下人關心自己,也關心自己所關愛的人,買東西時常常會幫親戚、朋友、家人、小孩一起買,都市人比較不來這一套,通常只幫自己買,而且不輕易建立信任,所以通常也買最小的量先試試成效。所以在大多數時間,鄉下的推銷會比在都市中賣的量還多。

賣力推銷,還要努力掩飾心中的輕蔑與不耐。辛苦呀!暴牙珍不斷的在心中安慰自己,同時又為自己再一次成功的演出得意。連受高深教育的醫生都相信科學實驗了,其他人沒有理由不接受。但是為什麼卵磷脂的粉末加入水中,麻油就會變小?這個暴牙珍不想去深究。每天看到公司公佈的業績毛利表已經夠讓人煩心了,暴牙珍沒有心力再去探究以前學校可能教過,但現在無論如何也回想不起來的基礎科學。

眾人滿心喜歡的拿著暴牙珍的商品離去,想到可以讓自己以及所關愛的人更健康,平素節儉的鄉下人忘卻了花錢的心痛,晚上懷著明天會更健康的夢想入眠。暴牙珍收拾剩下的商品,疲憊的回到都市的家。

再次拿出燒杯,暴牙珍準備進行重複多次,但此刻是全新的表演。猜想等一下表演結束時,鄉下人又會用膜拜科學的虔誠態度來搶購商品,暴牙珍的微笑這回是真誠的發自內心。

看看圍觀的群眾,以老人小孩居多,「鄉下歹賺吃呀!」暴牙珍忍不住在心中感嘆。若非如此,暴牙珍又怎會離鄉背景到都市中討生活?看了看四周,鄉下的景色大同小異,空氣中瀰漫著自小就熟悉的田野慣有的氣味。暴牙珍俐落的在燒杯中倒中清水和麻油,再重複同樣的說詞,然後拆開一顆膠囊,將粉末倒入其中一個燒杯。眾人一如往常的靜默不語,紛紛引頸專注看著粉末將浮在水面的麻油打散。暴牙珍高舉燒杯伸向前,好讓眾人看的更加清楚,同時環顧了眾人,預測等一下會從哪個角落開始有人掏錢出來。

突然間,暴牙珍發現圍觀的人群中有一名中年漢子。在大多數的鄉村中,正值壯年的男人在大白天來看類似這樣的推銷表演並不多見,所以格外引人注意,但引起暴牙珍注意的,是他通紅的面孔以及佈滿血絲的雙眼,一看就知道是喝醉酒的樣子。

醉漢安靜的站在人群中,但無神的雙眼卻不是望向暴牙珍手中的燒杯,而是失焦的看著暴牙珍。暴牙珍從小就不是能夠吸引異性注意的那一型,所以面對這樣的情況心中並沒有恐懼,但是醉漢相通的失控行為,可能會造成推銷的混亂,想到這一點,令暴牙珍心中有些不安。

當圍觀的人開始交互低聲討論時,暴牙珍知道大家在做掏腰包的準備了,這時醉漢跨步上前,對著暴牙珍咧開了嘴,露出缺了一個牙的笑。暴牙珍直覺的、職業的,回報以微笑,醉漢揚了揚手上的米酒瓶,對著暴牙珍說:「嘸啥麼好款待啦,我請你飲一杯。」一語未罷,便不由分說地將手中的米酒倒入暴牙珍的另一個燒杯中。眾人目睹此景,霎時停了下來原本切切的低聲討論,將注意力集中在醉漢和暴牙珍身上,同時密切的觀察後續的發展,卻沒有人上前阻止醉漢的行為。

暴牙珍來不及阻止醉漢,用求救的眼光看一下周圍的人群,心中惱怒不已。原本熱情的令人困擾的鄉下人,此時卻沒有人出面阻止這樣不禮貌的行為,而醉漢的這種行為,遠遠超出熱情的範圍,簡直就是失禮了,暴牙珍心中不斷的咒罵。

暴牙珍可以預想得到,醉漢下一步就是端起杯子,要她乾杯。這可是加了清水和麻油的科學實驗呀!不是家家戶戶桌上可以看得到的玻璃杯!突然間想起平日為了生活所累積對鄉下人忍耐的怨氣,暴牙珍幾乎要動怒了。更何況,加了清水和麻油的米酒,就算會喝酒的人,也不會想喝下去吧?

腦海中正浮現各種可能畫面的暴牙珍,來不及做任何表示,醉漢卻突然像是對暴牙珍失去興趣般,歪歪斜斜的走開了。暴牙珍莫名其妙的呆了半晌,回過神來繼續面對眾人,卻不知該如何接續剛剛進行到一半的推銷。

人群中一個眼尖的婦人,突然指著燒杯說:「米酒倒下去,麻油嘛是散開來了!」眾人的目光隨著婦人的指尖望向原本暴牙珍用來對照沒有加粉末的燒杯。暴牙珍滿心疑惑的也跟著仔細看著燒杯。

可不是?加了米油的燒杯,原本一大片一大片浮在水面上的黃色麻油,散開成一小瓣一小瓣的黃斑,彷彿是無數的小鱗片附在水面上。原本澄清的水因為酒精打散了麻油,也變的有點混濁。

在眾人驚異的屏息中,突然有人開口了:「啥麼生物科技啦!攏嘛騙人的!」此語一出,馬上贏得他人的認同,此起彼落的「騙人的」、「都同款啦」、「跑江湖的啦」聲,不斷傳出。圍觀的人群頓時失去了興趣,緩緩的向四周原本來的方向離去,一邊行走還不忘和同來的親友分享揭發騙局的喜悅,相互討論時臉上盡是得意的笑容。不知何人又冒出了一句「王祿仙」,原本跟來看熱鬧,卻老是提不起興趣的小孩子們如獲至寶,紛紛聚了起來,又叫又跳的大喊「王祿仙、王祿仙」,其中幾個膽子比較大的小孩,還回過頭來對暴牙珍拌起鬼臉,又自己嚇自己的笑鬧著尖叫跑開。

在強烈的陽光下,暴牙珍的瞇瞇眼瞇的更小了,暴出的門牙讓別人以為她還是帶著微笑。鄉下人不懂,為什麼都市來的人這樣壞心,騙局被揭穿了,還可以笑得出來。此時暴牙珍腦海中想的還是科學實驗。她也不懂,為什麼李昌鈺講科學,人家就花大錢請他,而她從醫生那裡得到的啟發,進行的科學實驗,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6 則迴響於《暴牙珍的科學實驗

  1. 喔?似曾相識?只能說,每個人看小說時,難免會反射自己的生活經驗,然後融入在內。
    純虛構小說單元都是純虛構的,別太當真。

  2. 我剛到杭州西湖旅遊
    銷售龍井茶的就是用這個手法
    ㄧ模ㄧ樣:玻璃杯+玻璃棒+碘酒
    史蒂芬,你實在太神奇了

  3. 還是老話一句:每個人看小說時,難免會反射自己的生活經驗,然後融入在內。
    我沒去過西湖。不過我很好奇,為什麼賣茶葉要用到玻璃杯+玻璃棒+碘酒?
    願聞其詳。

  4. 賣龍井茶的sales 做了一個表演:,將水注入一杯含米的碘酒裏,米是黑的,然後將一杯龍井茶注入一杯碘酒裏攪動六秒鐘,碘酒受到龍井中和,黑米的顏色變白,表示龍井有抗氧化作用,飲用可為體內排毒。大伙都很踴躍掏錢購買,地陪樂不可支

  5. 把抱牙珍的的表情 拿著燒杯的細膩動作都敘述的好仔細喔

    你要不要考慮作作兼差阿!! 哈哈

    看到這篇文章 感覺就好像 某業務回來公司的時候 說 “出去都是賣給 無知的消費者”

    有時我們會開玩笑對他說 “王祿仔”

    也許在外面 他們也曾經被外面的人這樣被吐嘈吧

    說到 都是賣給 無知的消費者
    如果那是自己家人 出去買保健食品 大概也是這樣被騙吧

    效果不彰的倒還好 黑心產品 吃了傷肝又傷腎 何必當個無知的消費者

    不如不要買 少讓人再背地裡偷偷竊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