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農

piano收音機傳來卡農的旋律。悠揚而舒緩的樂聲,勾起一段回憶。 幾年前一名小女子透過介紹找上我,學鋼琴。

一開始對方就表明只要學卡農,其他不管。話雖如此,我總要先了解一下學生的程度吧?

拜爾?學完了?OK。 那日本鬼子小川一郎的小曲集?一點點?OK! 那徹爾尼,布爾格彌勒?啊!沒聽過?小奏鳴曲就更不用講了吧。 於是我跟對方說我先研究一下,趕快送走對方。其實我的頭上一堆問號,冷汗直流。

卡農?哈農?不對,哈農是作曲家,而且東西難聽的要命,鬼才想學。 賦格?觸技?糟糕!我竟然不知道卡農到底是什麼鬼東西!而且對方指名是帕海貝爾的卡農。我只知道依莎貝爾,滿好吃的,至於帕海貝爾,聽都沒聽過,真是糗大了。 趕快打開音樂辭典,才知道帕海貝爾 (PACHELBEL) 來頭可大了,但是知名度不高;所謂的卡農 (CANON) 並非曲名,而是一種曲式。

那就更奇怪了,這麼冷門的作者與作品,怎麼還會有人專程來學這個 CANON in D? 後來才知道這曲子因為電影「凡夫俗子」而廣為人知,之後又因為韓劇「我的野蠻女友」而成為大熱門。 太久不看電視,真的會跟世界脫節。 那教不教呢?想想,譜看起來雖然不會太難,還是一推為妙,免得誤人子弟。 於是我跟小女子說,拜爾100號程度來學這個,有點辛苦,勸她先銜接上中斷多年的基礎再說。

儘管我苦口婆心,她還是無可避免的悵然若失,神情中難掩的落寞,再度勾起我的好奇心。 到底為什麼這麼想學這首曲子? 原來這個小女子曾經有個要好的男朋友,兩人經常窩在車上,一起聽這個 Pachelbel CANON in D,然後纏綿悱惻。 當下小女子暗暗許願,有朝一日一定要親手彈上一彈這個 CANON in D,除了獻給她的愛人,也向全世界宣告她的愛情。 可惜,有情人最終沒能成眷屬。時光荏苒,小女子幾乎忘記情人的面貌了,但是刻骨銘心的愛情,幻化為對 Pachelbel CANON in D 的癡迷。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雖然我沒像白居易那般〝江州司馬淚青衫〞,但也低迴許久。

11 關於 “卡農” 的評論

  1. mm….
    mm……
    請問大哥
    可以盜用你這篇文章嗎?
    XD….
    因為我覺得太好笑了~~~哈哈
    (本人就是主角)

  2. 小女子的信箱有變~
    你大概也找不到我了…
    可以寄給我嗎?
    或我直接複製打包回家??

  3. Hi,小女子,
    你真的確定你是那位小女子?若真是,信箱有沒有變,我都不會知道,因為我從來就不知道呀!
    那,你還記得學琴時,我說過什麼嗎?算了,那麼久的事了。(擺擺手…)
    文章喜歡就拿去吧,我也沒設什麼防止的措施。但,你真覺得這篇文章好笑嗎?我可是很傷感的。

  4. 你問「你還記得學琴時,我說過什麼嗎?」
    我又不是神童…
    怎記得住你每一句話咧?
    重點是,你說過很多,要有點提示吧!?
    我覺得好笑,是你的用筆。
    並不是內容。
    看來你天生就運筆幽默,無可莫敵。^^

  5. 卡農小女子:
    曾來過的小女子,連你在內有兩個,不知道是不是不少人覺得自己是小女子。你的口氣,跟另一個在中文系進修的小女子很像,雖然我有教她那麼一點點鋼琴,但是,中文系小女子並沒有這一段遭遇。
    說到中文系小女子,嗯,她沒有繼續彈琴是有點可惜。不知你還彈嗎?Pachelbel CANON in D 學會了嗎?

  6. 我記得,好像第一次要你教我彈琴,
    就是卡農呀!結果正如你文中所寫,程度上還差得遠…
    至於「拉赫曼尼諾夫」…我記得沒錯的話,有兩個觸發點:一是我們去唱片行,帶了一張魯賓斯坦的版本;另一則是我放了一張專輯(電影鋼琴師)在車上聽,你聽了以後覺得很正。(重點是,我那張CD不見了~嗚嗚~該不會是借你了吧?)
    唔…..
    ㄟ…..
    結論是,我是正在讀中文系的小女子啊!昏倒~
    都是我啦!!吼)))))))

  7. 時間過的真快。是的,我的記性不太好。但CD不是我借的喲!
    謎底揭曉!原來都是你。記得最後有你的消息,是你已北上,然後,無意見看到你的Blog,得知你已逐步實現你的夢想,正在讀你熱愛的中文系了。
    生活中難免有些不順遂,我想不會只有你遇到挫折,我不想說那些令人煩膩的老生常談來安慰你,所以,你想想,至少你能抓住你的夢,這不也是足堪快慰平生了嗎?
    沒有去那留言,是真的不知該說些什麼,如果你看到這段回覆,想提醒你,我一直在等你那篇小說。
    有關於頭痛時,竟然有特殊治療方式的小說。想起來了嗎?
    我是真的在等。

  8. 喔,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還彈琴嗎?也許你現在的環境不適合吧?
    這些年我反而開始喜上貝多芬的奏鳴曲,可能是年紀到了吧。雖然悲愴在學生時代就彈了,但這麼多年老是彈不出「感覺」。月光也是彈的太暴躁。最近最喜歡彈的是Op.31 No 2 的Tempest (暴風雨),彈完後竟有一股快感呢!

  9. 對啊,我真的是很辛苦哩…
    既然有看見我的blog,怎不來留言,讓我知道你來過了咧? 吼)))))快點來留言,至少確定一下是不是去對地方。(因為我也愛玩blog,一弄就好幾個。當然荒廢的也很多啦)
    你提到「有關於頭痛時,竟然有特殊治療方式的小說。」
    驚!! 我竟然一點也記不起來耶!
    到底我跟你豪賭了什麼嗎?
    快點告訴我喔。
    我一直很想彈琴,從未間斷過這樣的念頭。只是誠如你說,環境不許可。家裡也沒買琴,當然更不用說啦,現在是窮學生,也沒錢買琴。
    我打算畢業以後,將生活安頓好,父母照顧好,再分期付款買我的琴。
    倒是很想念你彈的琴呢!
    真羨慕會彈琴的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