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背叛‧被背叛」讀後感

叛‧背叛‧被背叛 ── 苦苓短篇小說精選集

作者:苦苓
麥田出版社 ISBN 957-469-057-1

一、作者以及其作品

苦苓本名王裕仁,一九五五年生〈民國四十四年〉,台大中文系畢業。根據作者其他的已出版書籍中提及,「苦苓」中的〝苓〞字是取自於過往中一個令他難忘的女子之名。在二人的生命中彼此擦肩而過,加上作者自稱為「苦苓」,我相信這兩個字足已說明他對這名女子的衷藏,也可以看得出作者情感深厚的性格。

苦苓曾任中學教師〈根據資料得知是台中縣明道高級中學〉、雜誌編輯、現為知名作家。就以文字工作者的角度而言,苦苓稱得上十分活躍,除了出版著作,還主持電視、廣播節目以及帶狀綜藝節目,並擔任產品代言人,拍攝廣告片。

苦苓著作豐富,範疇橫跨現代詩、散文、小說以及社會評論,作品曾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吳濁流文學獎。

苦苓為文語意流暢,擅長「以景寫境」,對於場景以及人物描述絲絲入扣, 字裡行間沒有太多艱深的詞彙,加上早期對於教育體制內的矛盾與不合時宜,提出不平之鳴,因此深深擄獲年輕學子的心。代表的作品有「老師有問題」、「離校出走」……等著作。近期則專注於兩性關係問題的探討,代表的作品有「沒結婚算你好運」、「苦苓教你成為戀愛高手」……等著作。

苦苓作品批判色彩濃厚,但是為文溫潤,不見尖銳。由於善於描述,故留給讀者很大想像空間,儘管在文中不斷強調「文學是創作與組合」,但由於對於人、事、物的描述過於細膩,真實情境往往躍然紙上,因此常常會有人「對號入座」,對作者提出抗議。讀者在這種情形之下往往也難以判斷苦苓的著作究竟是文學創作還是事件紀錄,也許這其實就是苦苓苦心經營的目的吧!

可見得用筆修理人,還真不亦快哉!

二、內容述要

苦苓的作品以及一貫的形象,是輕鬆不羈的,政治色彩並不鮮明。「叛、背叛、被背叛」一書,是將苦苓在「黨外時期」以及「民進黨未執政時期」所著作的九篇短篇「政治」小說匯集,於2000年7月初版。

2000年3月,台灣總統大選,人民用選票推翻了統治台灣五十餘年的威權體制,在野的民主進步黨入主日據時代的「總督府」,今天的總統府,成為執政黨,台灣人民紛紛以「變天」形容這個歷史的變化。這個劇烈的變化,也許已經在有些人的意料之中,但是在時間表上,我相信應該是讓更多人驚訝,來的這麼快。

在「黨外時期」以及「街頭運動時期」,爭取民主的族群被視為動盪的禍首,老一輩不論是怕事,還是堅定蔣氏圖騰的信仰,都無法容忍年輕一輩參與激烈的街頭運動,老少二代遂無可避免的成為對立的族群。這中間的矛盾牽涉到政治信仰與族群認同,所以成為難以填補的鴻溝。

政黨輪替突然成真,這歷史的變遷,因為來的太突然,許多人根本來不及調整價值觀,以往堅定信仰的圖騰與神話,一夕之間成為笑話。年輕一輩的,目睹所有經過,也參與事件的演變,終於證實了努力的目標沒有錯誤。曾經忠〝黨〞愛國的老髦之輩,開始懷疑這一生〝曾經〞堅定的政治信仰。

政治生態的劇變,只有激情的喜悅,社會生態的混亂卻非一朝一系可以改善,所以在書中關於教育生態的黑暗,有「教師淪亡錄」一文說明學校當中的鬥爭事件。「當黑牛碰上黃牛」藉由槍擊要犯「黑牛」〝無意間〞被警方逮捕的故事,揭露警界的黑暗面,以及警察貪生怕死、爭功諉過的真實面貌。「連長劉國軍」則是藉著側寫一位虛擬的主角〝劉國軍〞在部隊中的生活,揭露台灣軍隊的腐化與無能。台灣人的悲哀也包含了「儉腸縮肚」省吃簡用供養的軍人,卻不斷告訴人民「打不過人家」。

政黨輪替、社會混亂,世代的交替,因為急劇而產生太多衝突,所以本書的書名:「叛、背叛、被背叛」正一語道破隱藏在許多人心中的糾結與矛盾。

三、精華摘要與賞析

1. 每個人在投身某種志業時候,一定是因理想而生的,但理想往往經不起現實的挫折,功利的誘惑,權勢的打壓,於是,我們一步一步「修正」自己的理想,一步一步為有一天會達到這個理想而「忍讓」,曾幾何時,午夜夢迴,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自己當初最痛惡的人,猶在振振有詞的為自己的惡德敗行辯護呢。不只是【教師淪亡錄】,每一個人不管從事什麼行業,處在哪一個位置,若不時時心生警惕,都有可能變質、腐化而毫不自知,或根本不以為意,「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也絕不是一夕之間垮掉的,問題是當羅馬城〈或自己的良知〉開始有裂縫,開始傾倒,開始搖搖欲墜時,你能夠心生警惕,即時補強〈牆〉嗎?歷史上我們看見太多的例子,但理所當然人們是絕對不會記取歷史教訓的。

2. 其實人民與其說是怕遙遠的中共,不如說是更怕身邊的歹徒吧!「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成了「小心,綁匪就在你身邊」,所以當【黃牛碰上黑牛】,當壞蛋遇見警察時,警察竟也跟我們一樣「比比ㄘㄨㄚˋ」了,貪生怕死、爭功諉過,理直氣壯的帶勞力士開賓士,卻不敢挺胸而出對付邪惡,這或許才是台灣人民心中的痛吧!更痛的是他們當年可是極其神勇的在鎮暴部隊中,掄起警棍痛毆那些要求「國會改造」「總統直選」「解除戒嚴」和「廢除核四」的善良百姓哩!…………但如果軍人警察都沒人幹,那麼我們明天的平安又在哪裡呢?

3. 當怪手高高舉起正要一舉殲滅這棟木屋時,忽然在門口出現了江一飛高大的身影,他的頭上綁了一條白布,還有些血水滲了出來,衣衫襤褸,臉上卻充滿了堅毅的悲憤,炯炯的目光使得工人們後退了幾步,怪手也高懸空中砸不下來。這時開始下雨了,嘩嘩的雨水浸透了每個人的肌膚,在雨中有懾於正義之勢不敢蠢動的工人,在雨中有面露欽佩不忍離去的群眾,更有因驚詫而啞口無言的官員……

—賞析:對於場景的描述十份細膩,人物的刻化栩栩如生,衝突與僵持的場面躍然紙上:大雨、鐵漢、群眾歷歷在目,破舊的房屋與混亂的背景有如襯景一般模糊在後,讀者能輕易地在腦海中清晰的出現一幅畫面,恍若身歷其境。

四、讀後心得

被喻為「變天」的2000年台灣總統大選,民進黨的得票率並沒有佔絕對多數,這當中隱蘊的民意卻被這難得的喜悅與激情所蒙蔽,而被人忽略。隱隱約約中有鼓動蕩與不安的浮躁,而這隱藏的力量頗令人擔憂,卻沒有人願意正視。

政黨輪替是一種常態,在民主制度成熟、民智開化的國家,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在台灣卻可以稱之為「變天」,國民黨必須要負很大責任。

台灣移民的色彩濃厚,先祖為求生存付出的代價往往是生命:橫渡凶險的台灣海峽、與原住民爭奪土地、閩客械鬥等等。在惡劣的生存條件下,並沒有〝政府〞的協助,因此,雖然仍崇尚儒家思想:崇仁義、重禮教,卻形成一種相近,卻獨立於中原文化的台灣文化。

不論鄭成功,還是蔣氏政權,都是流亡者,被迫躲避到台灣,還掠奪台灣人胼手胝足的成果,教科書卻還要將之塑造成「民族英雄」、「救星」,並將之「神格化」〈鄭成功的鐵砧山劍井,蔣介石的蔣公嘉言錄〉,這是台灣人深沉的悲痛。

國民黨初來乍到之時未諳風土,就一昧用高壓統治來消除異議,用征服者的姿態來面對流著相同血液的同胞,台灣人才經歷完日本人的「皇民化」,還要被迫接受國民黨「愚民化」的統治:不能有思想,祇能信仰國民黨的神話。台灣人的悲情,從離鄉背井,開荒拓土,一直到日本人異族統,都不能結束,還要被迫延續到〝外來政權〞國民黨的統治。

國民黨事實上曾經進行隱性的種族隔離,所以重要機關都是外省人居多。在打壓方言時期,無形間本土文化淪為次等文化,台灣人成為次等國民。許多外省第二代,也就是自稱眷村子弟者卻喜歡口口聲聲說自己「沒有太多資源」。可笑的是,這些眷村子弟有利用強徵台灣人土地興建的免費眷村可住,還有台灣人繳納稅金所供應的水、電和糧食配給。台灣人必須將這些被四萬萬五千人口 (1949年) 所唾棄的前朝餘孽當作主人供養,所以形成了仇恨意識。這仇恨的種子是國民黨種下的,當然國民黨要為這一切負責。

因為存在仇恨意識,所以當威權統治被推翻時,原先在野的勢力產生了〝勝利〞的錯覺,這並不是好現象。勝利跟失敗是相對的,有勝利的一方,就產生了失敗的另一方,無形間又種下了仇恨的種子。仇恨的種子在適當的時機會萌芽,如此不斷用〝推翻〞的態度去進行形同〝革命〞的政權輪替,不但付出的社會成本實在太高昂,贏得勝利的執政者也根本無法全心投入為民謀福祉的工作當中,因為還要時時刻刻提防反撲勢力的動態。

台灣省籍對立的問題已漸漸淡化,因為「反攻大陸」已成為笑話,所以土地的認同已然成為共識。台灣當今最大的問題不在於「認同」,而是在於「容異」。幾次的內閣改組,都不能達成共識,「聯合政府」也因為淪為在野的幾股勢力沒有「容異」的胸襟,而無法實現。如果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這當中可以輕易的觀察到這些在野勢力的貪婪與自私,也可以看得出因為不甘落敗,而處處掣肘執政黨的醜陋面貌。這種跳梁小丑如果真能贏得下次的選舉,台灣人就再也沒有悲哀的權利了。

不僅僅因為政治環境變化,也因為資訊時代的到來,不斷被迫修改的價值觀,的確帶來令人無所適從的茫然,但是在加入WTO在即的時刻,台灣人更需要拋棄舊包袱,學習擁有更大的包容能力,並且要擁有更快速的思考邏輯,才能因應未來可能會更加快速的變遷。

1 則迴響於《「叛‧背叛‧被背叛」讀後感

  1. 「2000年3月,台灣總統大選,人民用選票推翻了統治台灣五十餘年的威權體制」
    看到這裡發現與事實不符哦!
    這個威權統治, 是當權者自己主動決定要丟棄, 才丟棄的!
    不是人民用選票作為的..

    以專制時期而言, 要繼續施行總統由「國民大會選舉」出來, 是易如反掌的,
    當時民進黨也沒有類似天安門事件, 也沒有流什麼血,
    就那個專制者不知道腦袋在想什麼, 就決定總統要用民選產生,
    然後經過政府的規劃和推動, 才在X年X月X日, 呼喻人民出來投票選總統..

    我想, 人民在這一方面不能說沒有貢獻,
    但最大的原因還是執政者自願放棄, 並極力推動, 才有的吧!?

    這個威權體制, 帶台灣社會走過那段非常時期,
    以現今台灣的自由來看,
    我反倒覺得自由過了, 快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了~

    常聽一些報導說老一輩人懷念日本人統治時期, 小偷抓到就要砍手, 所以夜不閉戶的治安..等等!
    實在矛盾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