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螺七崁法術

我對阿善師的武術沒有研究。西螺七崁是哪七崁,恐怕很多西螺人也搞不清楚,我當然更不清楚。

「西螺七崁法術」是多年前我跟一個建設公司老闆去看一塊地,到了彰化縣芬園鄉,看到的表演。

看地看完,正當太陽西下時分,準備打道回府,偶然看到路邊有個賣膏藥的攤子,人聲鼎沸,忍不住好奇,遂駐足旁觀。

表演是露天進行的,沒有穿著清涼的辣妹 (十多年前沒有鋼管秀這種東西),沒有五彩燈光,只有一部貨車,兩個穿著唐裝的助手,一個打赤膊的拳頭師傅,用麥克風聲嘶力竭的么喝著。斗大的一塊招牌寫著「西螺七崁」。

既沒有美女清涼秀,也沒有贈品大放送,何以能聚集如此多的觀眾,包括歸心似箭的外地人?因為主持人正在宰殺一隻雞。主持人左手捏住雞脖子,右手持刀往雞脖子一劃,雞的鮮血開始汨汨的流,流入桌上擺放好、預備來儲血的碗中。

碗的大小就是一般人吃飯用的飯碗。雪白的碗中盛著雞的鮮血,變成近似黑色的液體,如此黑白對比,分外醒目。血小板接觸到空氣,開始進行化學的凝結反應,在血液的表面出現一層薄膜。

大約放了半碗量的血,主持人隨手將雞往桌上一放,開始清理、收拾刀械與碗,鋪放準備推銷的藥品。

在旁邊的雞,奄奄一息,已經無法動彈。打理好的主持人這時拿出一道符,往雞脖子上一貼,神奇的事情就發生了:原本要死不活的雞,好像是被驚醒一般,突然精神大振,張翅伸腳,準備要逃竄。在旁待命的助手立刻上前,熟練的抓住雞,放回籠子裡。

旁邊一位同觀的老伯忍不住低聲自語:「真奇怪!殺第三次了咧…」我才意識到事情比我看到的更加不尋常。

一隻雞殺了三次,每次放半碗血,都不會死?這事令人難以理解。那道符咒到底是關鍵,還是引人耳目的魔術障眼法?老阿伯看了三次,是在一個下午發生的?還是連續三天的表演?這中間有很大的不同,但我始終沒有開口。

主持人滔滔不絕的吹噓推銷,但是太多疑問在我腦海中翻騰,一片混亂,所以根本沒有聽進去到底賣的是什麼東西。就這樣,主持人依舊聲嘶力竭,觀眾卻不為所動,似乎都在等下一場表演。

建設公司老闆也非常好奇,但臉上出現不耐的表情,我以為他打算離去,正當失望之際,他掏出鈔票胡亂買了一些藥,還叫主持人快點表演。

主持人神色自若的收好鈔票,助手則是恭恭敬敬奉上葯給建設公司老闆,接著主持人盛讚了老闆是內行人一番,又說了聲:「感謝!多力!」就開始準備表演。

藥品與桌子都被撤走,變成空蕩蕩的空地,更加令人期待。

主持人拿出一個碗,應該說是碗公,覆蓋在地上。碗公的底部貼上一張黃色的符咒,上面有著狂亂,但又亂中有序的墨跡。

助手從旁出現,拿著一根大約一公尺長、比大拇指粗的竹竿,竹竿的頂端用繩子胡亂的綁著一個大約半個兒童頭部大小的石塊,交給主持人。

主持人接過竹竿,就這麼隨手往碗公的底部一插,然後鬆手離開。竹竿歪歪斜斜,不成比例的大石頭就這麼綁在竹竿上,竟然不會倒下來!

主持人繼續回到推銷的話題,依舊聲嘶力竭,我的腦海則是更加混亂。這麼多年了,難道學校教我的物理是騙人的?二十世紀真的是科學昌明的時代嗎?眼前的景象,究竟是魔術,還使法術?

那一夜,我失眠了。多年後的今天,我還是找不到答案。舊地重遊,也沒再看到過「西螺七崁」,彷彿那一幫人從不曾存在過一般。

4 則迴響於《西螺七崁法術

  1. 這套法術並非「西螺七崁」!創始祖師爺是故先師 台中大里正德堂 陳品先生。
    40年前因故北上行走江湖混飯吃,在「進沒步、退無路」的情況下,展現真功夫來換飯吃。
    時過境遷,竟還有徒子徒孫改名易號在走江湖?

  2. 類此情形的表演,敝人在下我,在國中時,曾在夜市親眼目睹一齣,至今仍然想不清楚關鍵的表演……
    種花的花盆,擺了一粒種籽進去,在周圍貼了幾道符,然後外圍用東西蓋起來(見不得光的布幔)

    過了一會,掀開(角落)一點點給大家看,
    已經冒出小小棵的植物了…..
    再過一會,再掀開(角落)看,所看到的是,…………
    一株長大的植物…..

    註:所有過程都是在"地上"表演,沒有在檯子,桌子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