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壓床

記得大約在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外婆遠道來訪,是夜就留宿在家中。由於家中不甚寬敞,所以我只好讓出我的床,自己去睡沙發。

夜半不知為什麼的突然醒來。四周一片寂寥,耳邊只聽到時鐘傳來的滴答聲。我藉著小夜燈微弱的光線直視著天花板,莫名所以。

我打算轉頭看看幾點,突然發現無法轉動我的脖子,於是我設法要起身,這才發現我完全無法動彈,開始心慌意亂了起來。

在這之前也沒聽過什麼「鬼壓床」的傳說,只是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所以非常害怕。

越是害怕,就越想掙扎,全身依舊無法動彈,我發現全身只剩下眼睛還可以轉動,於是我轉動眼睛看看牆上的時鐘。

白色的指針在昏暗的燈光中,分外醒目,長短針在2跟3之間快要交夾,已經是三點十分左右了。

深夜中,萬籟俱寂,唯一能夠聽到的還是只有牆上時鐘持續發出的滴答聲。在極靜的夜裡,平日不曾注意到的滴答聲此刻顯得巨大無比。我嘗試繼續入睡,忘卻這一切,腦袋卻清醒得不得了,難以入眠。

再翻眼看看時鐘,長針已經越過短針,指著6,已經3點半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全身依舊動彈不得,心中益發恐懼,只好拚命在心中默唸所有知道的神祇名號,最後在矇矓間終於睡去。

隔日起床,昨夜情景歷歷在目,記憶極為清晰,但是無法用所知的字彙與他人描述整件事,所以沒有跟任何人訴說。

除了無法動彈,並沒有其他不尋常的事,心中的恐懼其實是源自於未知與不明白。

曾經跟一位工地主任聊過這段往事,他跟我說他也有類似的遭遇。

一日,他在工地現埸的事務所午休,趴在桌上睡午覺,快要睡著之際,突然聽到身旁有腳步聲,他以為是工人看不懂藍圖,要來問他,當他想起身時才發現自己竟然完全無法動彈。身旁的腳步聲就這麼圍繞著他,走來走去,走來走去,而且越走越快。

工地主任表示,他常遇到這種事,所以很清楚該怎麼處理。他告訴我:當遇到這種事 (鬼壓床) 時,想辦法從自己最小的關節開始動,只要能夠動一下,整個人就可以動了。

所以,他開始努力設法動小指頭,當小指一旦可以動,他就可以立刻起身。當他一起身,立刻整個人坐起來,環顧四周,窗外正午時分的陽光依舊刺眼,空盪盪的事務所內,只有電風扇兀自無力的吹著,發出嗡嗡的聲音,哪有什麼人?

這讓我想到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一個藝人謝麗金說她如何處理這類事。她表示也是常常遇到,還會看到奇怪的〝東西〞,所以經驗豐富。她的處理方式是〝咬舌頭〞。她姊姊也是用這種方式處理,非常有效,屢試不爽。

另外一次,大白天的,我躺在床上睡覺,突然醒來,卻無法完全睜開眼睛。我可以看見我的妹妹,她也看著我,一下子她就轉身,好一會兒又轉頭看看我。

當下我完全無法動彈,心中非常恐懼,想呼喚妹妹求救,卻無法發出聲音,只能繼續看著她。她看我看著她,也看了我一眼,很快的就轉身離去,我繼續掙扎,終於得以起身。起來後,第一件事就是找妹妹算帳。

我問她,剛剛為什麼不拉我一把?難道不知道我很難過嗎?妹妹很委屈的表示,她看到我瞇著眼看她,以為吵到我,怕我責罵她,所以趕緊離開。

語罷換我無言。我還能說什麼?實在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剛剛發生的事。

日後也陸陸續續聽過他人訴說被壓的經驗,不過都還摻雜一些怪異現象,例如:看到黑影、看到白影、託夢請求幫忙等等,覺得很不可思議,也很慶幸自己沒看到什奇怪的東西。

根據西醫的分析,所謂的「鬼壓床」或「鬼壓身」,其實是一種睡眠癱瘓 (sleep paralysis) 的症狀,跟鬼一點關係也沒有,更不是鬼纏身。

這樣的說明很有說服力,我個人的症狀倒是十分吻合。至於其他人看到的黑白影,或聽到的聲音,西醫的解釋則是說:「睡眠癱瘓通常併有影像的幻覺」。

美國方面的研究報告指出,有40%至50%的人,在一生當中至少會經歷一次睡眠神經癱瘓。台灣方面是不是比例也有這麼高?沒聽說有人做過調查。

至於造成「睡眠癱瘓」的原因,醫學界的解釋是由於壓力大、緊張和焦慮。

我覺得比較奇怪的是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緊張和焦慮些什麼?又有什麼事讓我壓力大?

至於那些被託夢,或是看到影像的人,真的看到的只是幻覺?有人相信醫生的說法,安慰自己不要害怕,但有人打死不信。工地主任就不相信,因為太過於真實了。

信者則信之,不信者恆不信,這也是勉強不來的。

3 則迴響於《鬼壓床

  1. 我不信神,但信鬼。
    唯一一次類似『鬼壓床』的經驗發生在台中某五星級飯店。
    Chick in時就發現電視機即使關掉,還是會發出微弱的說話聲音,雖覺得怪異但也不以為意。
    深夜,自己被一陣陣吹在脖子上的冷風”驚醒”,無論如何就是睜不開眼睛、四肢無法動彈。
    對宗教信仰拗的很,死也不肯唸佛號,掙扎了近五分鐘才能翻身。醒來後猛傳簡訊把朋友吵醒,藉”機”壯膽。
    第二夜,只好開著電視一夜無眠。
    事後朋友笑道,你僅是遇上色鬼….。

  2. 話說,那一年我一位表弟阿明仔去服兵役。
    經過集合、聽訓、被上頭操的半死後,總算到了夢幻般美好的就寢時間(但是很短)。
    豈料,921後受侵襲的宿舍竟還沒完全修好!也沒辦法,大家只好住進漏水、有裂縫、陰暗且不時發出噪音﹝例:門的砰聲、床搖晃的嘎吱聲等﹞的寢室。
    半夜,明仔睡的正死時,突然感到胸前有一陣重重東西壓上來的感覺,便想起阿公說過「當兵時常有鬼壓床」,便照阿公吩咐唸起「阿彌陀佛」!但是………..竟然………….沒效!!
    聽軍營中的老兵說“有的鬼怪妖孽法力比較強,一般經文可能無效”,該不會就這麼衰給自己碰上了吧!但是明仔對佛經一竅不通,只會唸「阿彌陀佛」!!
    就這樣,明仔ㄍ一ㄥ到日出,本以為沒事了,但那股壓迫感仍然存在,只覺得胸口悶、呼呼困難,心想自己大概快嗝屁了,阿明不禁流淚,便張開雙眼,想說都快掛了,在臨終前還要再看世界一眼……..卻發現超級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全軍營的弟 兄都在看著他,說:「哇勒!!!天花板壓下來你都沒感覺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