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員外

初見面的人直到接過名片,才確定這不是一個綽號,因為銀行的名片不可能印上綽號。

儘管心中好奇,但因為禮貌的關係,很少人會問王員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名字。在那個還不是很流行改名字的年代,一般人不會輕易的更改父母親賜予的名字,王員外的父母是基於對子女的期許,還是單純的隨想而取的名字,就成了不解之謎。 

繼續閱讀

暴牙珍的科學實驗

暴牙珍舉起兩個實驗室用的燒杯在面前,展示給眾人看。

透過透明的玻璃,暴牙珍的臉有些微的扭曲而看不清楚五官,原本暴出的門牙反而更加顯眼。

用實驗室用的玻璃燒杯來做展示,是暴牙珍的靈感。她也為自己能有這樣的念頭深感得意。因為大多數人對於在實驗室才能看到的器材,有著高深莫測的神秘感,也同時能讓人有科學實驗的說服力。透過燒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扭曲的緣故,暴牙珍職業性的、自認為的親切笑容,看來有著愚弄眾人的猙獰。躲在近視眼鏡後的瞇瞇眼,此刻因為上揚嘴角牽動臉頰的推擠,又顯得更小了。

從瞇成一條縫的眼睛中,暴牙珍還是能清楚的看著每一個鄉下人的表情。

「來,大家看清楚,不是我阿珍在亂講,用科學方法實驗,可以證明我賣的東西有效!」

繼續閱讀

十年

她開了四個小時的車,專程送自己的喜帖給他。

她說,她決定要在北迴歸線以南的港都,和愛她的男人過一輩子。

還說,一定要收到他的紅包,因為相識10年了。相識10年了,他是喜歡她的,雖然這10年來,他和她都在不同的城市仰望著相同的天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