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愛麗絲

piano說到「給愛麗絲 (Pour Elise)」這首鋼琴小品,很多人一定都熟知旋律,不過有不少人會搞錯:垃圾車的音樂是「少女的祈禱」,不是「給愛麗絲」。

學古典鋼琴的人應該都彈過這首曲子,算得上是童年的回憶。我的童年回憶還有「阿拉貝斯克」,如果看到這,你笑了,那表示我們的童年差不多。

曾經有段時間我非常痛恨「給愛麗絲」。

繼續閱讀

卡農

piano收音機傳來卡農的旋律。悠揚而舒緩的樂聲,勾起一段回憶。 幾年前一名小女子透過介紹找上我,學鋼琴。

一開始對方就表明只要學卡農,其他不管。話雖如此,我總要先了解一下學生的程度吧?

拜爾?學完了?OK。 那日本鬼子小川一郎的小曲集?一點點?OK! 那徹爾尼,布爾格彌勒?啊!沒聽過?小奏鳴曲就更不用講了吧。 於是我跟對方說我先研究一下,趕快送走對方。其實我的頭上一堆問號,冷汗直流。

繼續閱讀

高力士

上班途中,一輛統聯客運的公車疾駛而過。後方高懸的駕駛姓名,赫然寫著〝高力士〞。

說起高力士,在長安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高某跟楊國忠兩人攜手演出,把唐朝搞的天翻地覆,災禍連連,弄到唐玄宗都躲到四川去吃辣椒了。 繼續閱讀

情人節

螢光幕上,大英雄掏出槍,打開彈匣,檢查子彈的存量,然後在身上背滿了彈藥,準備進行殊死戰。

火光與硝煙,大英雄打完了所有彈葯,散落一地彈殼,最後打死了怪獸,瓦解了壞人黨,伸手摟住美女。

美女獻上感激的一吻,崇拜的眼神裡盪漾著春意,然後兩人緩緩躺下…

繼續閱讀

畫家

tc_museum台中的美術館剛裝修完成不久,逮到個空檔我就溜進去參觀,順便看看有沒有落單的氣質美女。

我沒受過美學教育,所以眼睛雖然瞪著畫,腦中卻老想著畫家的一些軼事。

我一直覺得畫家的私生活十分曖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