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來鐵鍊聲

white_ghost1994年我離開建設公司後,繼續留在南投縣埔里鎮創業。為了省錢,我請我雇用的一個小弟幫我找尋租賃的房子,條件只有兩個:一是要好停車,二是要便宜。

隔天就有消息了,小弟帶領我去到看鄰近觀音瀑布景點的一個「土角厝」,位在緩坡上,房子是「一條龍」式的土屋,不大,但是佔地約1200坪,換算起來大約4000平方公尺,果然好停車,於是我就決定租下。

新居放眼望去,盡是綠意,一望無際。偶有蟲鳴鳥叫,人煙罕至。

鄰居只有一戶人家,是磚造平房,雖是一牆之隔,也相隔大約五十公尺。

傍晚下班回家,我就很少出門,因為到埔里市中心大約要15分鐘車程,而且也沒什麼吸引我的事物值得驅車前往。

鄰居只住了一個年邁的女性,子女都在台中市謀生。這位阿桑,偶而遇到我,就會攀在牆上與我交談,直到夜幕低垂,周圍都昏暗下來,才不捨的返回屋內。

大部分時間都是她講我聽,為我實在沒有什麼話題可以講,也插不上嘴。

一日,回家時不小心又被鄰居阿桑給遇到,心中正在暗暗叫苦,想不到這次跟我說的故事讓我印象深刻。

幾日前在台中賣衣服的女兒回家休養 (事後我看到她女兒有新割的雙眼皮),晚間無事看電視,母女兩無話。

突然,女兒聽到窗外傳來鐵鍊在地上拖行的聲音,一陣一陣,心中非常納悶,就問母親是不是忘記把狗栓好?作母親的也很疑惑,因為記得明明有把狗趕進籠子裏,於是嘴上叨叨唸,起身去檢查狗籠子。

母女倆一看,狗還乖乖的待在籠子裡睡覺,而且看到主人前來,還很興奮的起身迎接。

於是作母親的抱怨女兒聽錯,又一路嘴上叨叨唸,跟著女兒回到客廳。

電視看著看著,女兒又聽到窗外傳來鐵鍊在地上拖行的聲音,趕緊問身旁的母親是否也聽見了?作母親的側耳傾聽,聽了老半天就是沒有聽到,女兒急了,因為鐵鍊拖行聲是一陣一陣的,每傳出一次,就追問母親:「有沒有?有沒有?」

作母親的一臉茫然,表示就是沒有聽到。兩人又同時想到:會不會是剛剛去看狗的時候忘將將籠子的門關上?於是兩人一同起身再去檢視狗籠。

狗在睡夢中被驚醒,雖然不明究理,但因為看到是主人前來,還是非常興奮的起身迎接。

這次兩個人都確定狗很乖沒亂跑,而且狗籠的門原本就是關好的。正待起身回去客廳,女兒赫然發現家裡養的狗根本不是用鐵鍊作為頸環與狗繩,吃了一驚。

回到客廳後,又聽到鐵鍊聲,這一次女兒不再問母親了,趕緊熄燈,拖著母親去睡覺。

隔日,一戶鄰居人家失火,燒死一個臥病在床的老人。雖說是鄰居,也在200公尺外了。

起火原因不明,但老人會獨自在家,是因為老人原本就中風,纏綿病榻久矣,平日必定有人照料,但是日做媳婦的臨時有事前去埔里市區,而且心想很快就會返家,所以就放心的將老人獨留在家中,不意想竟然發生悲劇。

鄰居阿桑告訴我,她有去看現場,還描述老人的死狀。據她表示,死者全身焦黑,肚破腸流 (應該是因為高溫造成體內水分膨脹造成) ,雙眼睜開,死不瞑目。

阿桑還表示:奇怪的是,屍身燒灼的遍體焦黑,唯獨眼睛不黑反白,格外醒目。

眼球是水分含量極高的器官,竟然不會被烤乾、燒黑,真的是匪夷所思。

阿桑最後推論說,前一晚她女兒聽到的鐵鍊聲,極有可能就是前來拿人的地府官差,否則無法解釋聲音來源。

是耶?非耶?難有定論。

我覺得比較奇怪的是:要捉拿這個老人,怎會在200公尺外的鄰居家門口徘徊?莫非此人難以逮捕,陰曹官差也要來個攻堅?

1 則迴響於《夜來鐵鍊聲

  1. 約七年前的某一天凌晨,熟睡的我被鐵鍊聲吵醒,那聲音在地上一直拖著, 看過古裝劇的都知道, 犯人腳上都會拷上腳鍊, 只要一走路, 就會聽到垂在地上那種很沈重的聲音, 本來想去看看是誰在玩鐵鍊,但傳來聲音的那一邊是一大片田(我家旁邊都是田),就算有人在玩, 也不會有聲音, 而且在凌晨這個時候, 到底是誰??? 我心裡想難道是牛頭馬面在捉人嗎? 實在是愛睏, 不予理會~繼續睡zzzzzz
    翌日, 不遠的那邊傳來辦喪事的聲音, 和前晚聽到的鐵鍊聲同一邊哩 !
    媽媽告訴我前一天晚上, 某個人走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