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舞伴

1987年,也就是民國76年的時候,我還在就讀高中三年級。當時沒有嗑藥、吸麻、援交、一夜情這些鬼東西,最刺激的娛樂就是上地下舞廳。

以文法的觀點來說,既然是〝地下〞,按理言之就不應該用〝上〞這個動詞。學校是知識的殿堂,地位何等崇高?所以用〝上〞學來說明學子的求學行為,十分貼切。

繼續閱讀

自發功體驗之五

2005年11月20日,星期日,天氣晴。

昨天就知道今天的〝進度〞還是原地旋轉,果不其然,發功後就開始被旋轉的內氣帶動,原地打轉起來。

每次都告訴自己,一定要撐過去,可是原地旋轉實在不是一件輕鬆的事,這麼一轉,轉個幾百圈,甚至可能超過一千圈,除了要有體力,還要有耐心。

繼續閱讀

自發功體驗之三

2005年11月13日,星期日,天氣晴。

第三次練功,幾秒鐘就進入氣功狀態,也是倒地躺下。

如同第二次練功般,沒多久就失去了感覺,於是我起身呆坐了一下,心中有點納悶,也有點失望。本想起身收功,但看看女友還在「漫步」,所以略為休息一下,決定起身站立再繼續練功。

繼續閱讀

自發功體驗之二

2005年11月12日,星期六,天氣晴。

帶了女友一同來練功,因為女友聽我描述練功的美好經驗,也想體驗看看。

我這個人有著金牛座的固執,加上生性是非分明,女友自然對我能從口中大加讚賞的功法不會存疑。

繼續閱讀

口吃

記得在讀國中的時候,班上有個同學有口吃的毛病。

他的母親是當時任教班上的化學老師。可能是因為如此,承受的壓力比較大,所以功課與成績都相當好,也因此成為同學之間請教功課的對象。 繼續閱讀

自發功初體驗

book2005年11月6日,星期日,天氣晴。

堂哥是台中逢甲大學的教授,留美的流體力學博士,是一位非常「科學」的人,某日不知何故,突然打電話來邀父親一起練「自發功」。

父親前去學了幾次,始終沒有練成,就放棄了。那一本林孝宗先生著的「自發功」就這麼〝晾〞在旁邊。

對於「氣功」,我向來抱持不排斥,不懷疑,但也不積極的態度,所以對於父親學練功這回事,也沒有太多關心。

繼續閱讀

初吻

lips猶記得當時年紀小,沒事愛亂想。

小說上都說,接吻是熱辣辣的;電影中的劇情,接吻是浪漫纏綿的。年少又無知的我,就這麼輕易的相信了。

於是乎,在荷爾蒙分泌旺盛的那個年紀,滿腦子都是四片嘴唇交接這件事,腦海中為了這樣的劇情也不知道排練了多少次。

繼續閱讀

見聞西瓜尋溺死者法

當有人不幸溺水時,必定要火速找深諳水性的人進行援救,因為溺水救援的黃金時間非常短,根據消防署的資料大約只有8分鐘。超過八分鐘則存活率降至6%,超過12分鐘則存活率為0%。

也因為時間實在太短,所以許多溺水的意外是以悲劇收場。

意外發生後,在水中找尋死者遺體,則是另外一種折磨,不管是對救援的人,還是等待的家人。 繼續閱讀

十年

她開了四個小時的車,專程送自己的喜帖給他。

她說,她決定要在北迴歸線以南的港都,和愛她的男人過一輩子。

還說,一定要收到他的紅包,因為相識10年了。相識10年了,他是喜歡她的,雖然這10年來,他和她都在不同的城市仰望著相同的天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