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

記得在讀國中的時候,班上有個同學有口吃的毛病。

他的母親是當時任教班上的化學老師。可能是因為如此,承受的壓力比較大,所以功課與成績都相當好,也因此成為同學之間請教功課的對象。

同學之間最常請教的多半是理、化、數學之類的科目,公式與數字一堆,解說者因口吃之故,說出來的答案數字常常會重疊重複,或是一長串多到連〝壞學生〞都覺得不對勁,往往令同學半信半疑,更加迷惘。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同樣一個公式,講解時因為斷斷續續加上重複,遂變成另外一個從未聽過的新公式,更令同學難以置信。

如果下課時間不足,問題還沒問夠,想在晚上時間打電話到他家去請教,問來的電話號碼常常有十幾碼,長的跟國際電話一樣,實在叫人不知該從何打起。

他老兄熱心助人,但性子很急,常常看到同學一臉茫然,就忍不住提高音量,再重複講解,但是越著急就越口吃,越是讓人聽不懂,最後只好在黑板或計算紙用書寫的方式進行溝通,一場驚心動魄的請教功課於焉完成。

雖然他有口吃的問題,但是因為熱心誠懇,所以同學有問題,還是喜歡找他。

有一天跟家人交談,我很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有點口吃,本以為是偶發現象,不以為意,不想持續多日,天天如此,且情況儼然有加劇之勢,我才開始懷疑口吃是不是會傳染,於是在課堂上都在看看哪些人有口吃,根本無心上課。

可見口吃為禍之大,不單單只有在溝通造成障礙。

經過仔細的觀察,有了驚人的重大的發現:

口吃的〝疫情〞是以這位同學為中心,向方圓四週擴散開來,以至於幾乎全班同學多多少少都有口吃的症狀,只是在程度上有所差別。

座位愈接近〝吃央〞的,或是愈經常前去請教功課的人,口吃情況愈嚴重,說也奇怪,被傳染口吃,且情況比較嚴重的同學,竟然就可以跟這個口吃老兄溝通無礙,〝暢〞所欲言,不再需要紙筆黑板之類的輔助工具。對於功課的疑難也可以很順利的得到解答,並且清楚的了解來龍去脈,日後成績突飛猛進,令人刮目。

更奇怪的是:他的母親,也就是我們的化學老師,擺明跟他相處時間最長,卻完全沒有受他的影響,上起課來,齒牙伶俐,甚至比起一般人更加便給流暢。

在醫學上來說,口吃並不是真正的病,而是心理因素造成的現象,不過口吃帶給當事人的困擾,並不亞於其他疾病。

口吃需要的是「矯正」而非「治療」。只要當事人平心靜氣,放慢說話速度,日久就可以恢復正常。

驀然,這許多年過去了,不知道那位口吃的同學現在還口吃不?

7 則迴響於《口吃

  1. 這….這這難難道道道道….是..是…似….似曾曾…相相….識.識..嗎?

  2. 現在沒有爆奶裝,要怎麼走紅地毯?真是傷腦筋呀!
    我也來訂作一件好了!V 形開口要比蕭X慎開更低!嗯…開到肚臍下20公分,不知道各位記者朋友以為如何?

  3. 口吃的人前世喜歡說人壞話、罵人,今世就會感召這個果報。口吃不妨平常多讚揚他人,多說好話,多鼓勵人,久行這樣功德會化解口吃的惡報。

發表迴響